上一頁 下一頁

廣東疾控專家:無癥狀感染者占比多少難說,人人都檢測不現實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主任張永慧表示,無癥狀感染者更為隱蔽,難以發現,感染者也容易放松,其流行病調查的難度很大,“雖然難,還是要做”。

綠政公署 9小時前 335
頭條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58

您好,謝謝您的提問。歐美國家對于新冠疫情在開始的時候基本都沒有積極地應對。按照常識來講,是很難理解的。因為,在歷史上,發生過多次規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紀的鼠疫,近現代的天花、霍亂,還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衛生防疫有很長的經驗教訓。特別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國500多年前就有專業的衛生機構,專門用來應對瘟疫,隔離檢疫也是在中世紀的時候就創立了。英國比他們晚一個世紀,在16世紀初,也開始隔離檢疫。他們本來有成熟的經驗。意大利民眾的做法,英國政府當局的表現,令人啼笑皆非。我個人覺得,這還是與他們的觀念、價值觀以及利益有聯系。這個疫情,雖然有中國的前車之鑒,但是在危難沒有到來之前,大家還是沒有意識到它的嚴重性,這是其一。在英國、美國的朋友們因為比較了解疫情,當時也給我們傳遞了他們對所在國家做法的無法理解。其二,還是自由民主的觀念,自由、民主這些東西在西方國家,在體制上即便已經很成熟了,也很難對它們的范圍進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時候是可能走向極端化的。西方人對自由非常熱愛,但是新冠病毒與他們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嚴重時選擇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黨之間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誰也不愿意對民眾的行為過分壓制而導致他們的反感,那么在未來就可能失去選票。當然還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離檢疫是要有經濟代價的,西方國家本來失業率就很高,經濟再衰退,可能導致更大的社會問題,為什么現在美國連槍支都被買光了,可能民眾也預見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們到現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對于一些民眾來講,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緒情感來解釋,他們自由散漫,漫不經心,自我,獵奇,覺得那樣很有意思,好玩兒,也就會那么做。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