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觀點,更多解讀。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35

對未知世界的探索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也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源動力之一,無論探索對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不僅僅三星堆,其它的古代文化遺存所做的考古工作也是如此。
  大者,通過考古的實證,有助于了解我們中華民族經歷了怎樣的文明發展史,這無疑能夠培養我們的文化歸屬感、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心,提升民族精神的正能量,畢竟沒有深厚文化底蘊的民族猶如無根的浮萍。以色列科技如此的發達,為什么一定想要定都古老的耶路撒冷,因為他們認為那里自古以來就是自己民族的精神家園所在。我們一直在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了解曾經的偉大,反思曾經的失落,怎么復興過去的榮光?更勿說這還關系到解決我們是誰?從哪里來?又將走向何方?這些哲學命題。
  小者,就如同此次廣漢聯合遺址出土的泥塑陶豬和龍鳳紋器蓋,受到人們極大的關注,引起強烈的共鳴:誰說國人沒有原創力?3000多年的我們就能創造出和現在一樣的形象,而且和現在人有著同樣的審美情趣。還發現3000多年前龍鳳紋所賦予的龍鳳呈祥,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寓意和現在有共通之處,原來早就根植于我們古老的文明中。這也充分表明,考古并不神秘,看似久遠的人類發展史也離我們并不遙遠,原來也可以如此貼近我們的生活,給我們帶來精神上的快樂和歡愉,同時也帶來極大的社會效益。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 内蒙古快三开奖时间 湖北快三形势走势一定牛 时时彩数据分析软件 幸运28预测论坛 股票分析 大数据 腾讯秒秒彩官方网站 时时彩预测软件免费版 贵州今天快3走势图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河南专业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