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晚9時,“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澳珠煙花匯演”在澳門旅游塔和珠海橫琴金融島對出海面舉行,這是澳門與珠海首次聯合舉行煙花匯演,將發射16萬枚煙花。
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澳珠煙花匯演

直播廳

評論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67

這其實是一個文化問題。
和大家講兩個小故事。在以色列留學時聽說,兩個俄羅斯猶太人和幾個巴勒斯坦人起沖突,打了一架,打完后,警察來了,對猶太人說,你們倆轉學吧,阿拉伯人一定會報復的,我們沒有人力每天看著你們兩個學生。
第二個故事,美國在阿富汗戰場上,經常出現這樣的情況,美軍車隊遇襲,然后和塔利班交火,結果對方人越打越多,交火結束后,當地人被美軍俘虜后接受審訊,他們說自己不是塔利班,只是普通村民,美軍就蒙圈了,問他們為什么要拿起武器冒著生命危險打美國,他們說,因為你們上次打塔利班時打死了我們村的婦女和兒童,欠了我沒血債,我們必須要報仇。
這其實是幾千年來貝都因文化的一部分,對阿拉伯人來說,“血債”是一定要還的,尊嚴比生命更重要,沒有商量余地,打不贏也要打。于是巴以問題變成了一個死結。
如果我成為巴勒斯坦領導人,我會讓全民學習韓信胯下之辱的典故,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迅速和以色列達成和平,劃出明確邊界,只要以色列拆定居點,我的難民不需要回歸以色列,耶路撒冷我也不要了,美國出錢,圣殿山建猶太人的第三圣殿吧,我把阿拉薩清真寺和金頂清真寺拆遷到拉馬拉,我重點發展旅游業和手工業,和約旦合作打造一條基督徒的經典朝圣線路,加沙地道也做成景點,全世界都可以到這里玩真人吃雞,加沙直接做成自由貿易港;死海邊建立高檔別墅群,外國人也可以購買;我也頒布個《回歸法》,所有以色列阿拉伯人愿意移民巴勒斯坦的,全部安排成公務員;向以色列輸出廉價勞動,興建基礎設施,國內提高教育質量,同以色列合作辦學,國際上加入各種組織,確立話語權,同時去中國和各大城市建立友好城市關系,拉投資。
然后我分分鐘就被本國民眾暗殺掉了……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