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宛城惠農機井建成六年不通電,中央專項資金為何打水漂

肖源/中國之聲微博

2019-12-22 06:10

字號
河南是產糧大省,位于豫西南的南陽市宛城區地勢平坦,有利耕種,是全國產糧大縣之一。2010年,中央財政在這里全額投入4000多萬元的專項資金,用于三個鄉鎮、將近三萬畝集體土地的整理項目,其中包括農田、道路、機井灌溉等等。
該項目于2011年招標、2012年開工建設、2013年完工。然而,建成六年,這里的數百眼機井仍然無法正常使用。今年夏秋兩季,南陽遭遇旱情,中央投資的機井就在眼前,卻因為沒有接通電力無法灌溉。無奈之下,這里的老百姓自己買了電線,接通了高壓電取水灌溉。
惠民機井不通電,村民只能私接高壓電灌溉
南陽市宛城區紅泥灣鎮是2010年立項的土地整理項目所涉及的三個鄉鎮之一。在新泉村的耕地邊上,可以看到一座灰色磚構平房,沒有安裝窗戶和門,除了一個井眼,沒有其它任何配套設施,只有通過房子上寫的“國土資源·土地整理”的銘牌才可以辨認出,這是土地整理項目建設的灌溉設施。
新泉村村民說:“都是誰想澆地,然后誰往里面現接電。比如你今天要澆了, 哪個井在地的附近,你就去哪兒接線,沒有配套。”新泉村的井房里,除了一眼井,再無其它任何配套設施。

新泉村的井房里,除了一眼井,再無其它任何配套設施。

彥章村的情況,基本差不多。彥章村村民表示:“誰澆地誰拉水泵,種地的都用水泵,自己弄到那兒自己接上電,對付著就澆了。”
高廟鎮司莊村的情況,要略微好一些。井房已經加上了門鎖,房間內也安裝有提灌泵等設施,只是沒有接電。高廟鎮司莊村村民:“看著有井用不成。今年我們才想了這個匪門,才用上。這邊兒沒有低壓線。從那個高壓線上接過來的。別的沒辦法,要不然莊稼就得旱瞎。今年就我們這兩個隊豐收了,別的隊都沒接電,沒人管,那邊的井用都沒用過。”未經電力部門批準,村民們自己扯的線頭。需要用電時,把線頭上的電膠布撕開,接到提水泵上。

未經電力部門批準,村民們自己扯的線頭。需要用電時,把線頭上的電膠布撕開,接到提水泵上。

眼瞅著中央出錢投資的機井就在跟前,而莊稼卻面臨著旱死的危險,村干部也著急:
“井打的不少。線架的每個井也都通了。那下面兒接的也都很好,就是變壓器沒有接火。今年就是大旱呀。這不出問題還好,出了問題是你自己的事兒。那你急著澆地呢,那也沒有辦法。”
經歷了幾年老百姓私自接電之后,由村委會出面,安排村里的電工負責統一管理接線用電。紅泥灣鄉新泉村井房里,群眾臨時將電線通過變壓器連接到附近的線桿上。

紅泥灣鄉新泉村井房里,群眾臨時將電線通過變壓器連接到附近的線桿上。

郭廠村村干部:“就差通電了。這個樣子就是不安全。現在都是電工直接接火,管的嚴,你要自己私搭亂接灌溉,就要寫個保證書。”
司莊村負責管理用電的村民:“誰過來澆地再跟我聯系。往井上送上電。我再來檢查一遍。看用電安全了,我再給你送上電。你這個井才能用。”
完工六年的惠民工程為何至今仍是擺設?
土地整理項目的電力,為什么至今沒有接通?當地電力部門的負責人說,項目立項五年之后,才第一次有人與電力部門對接。而這個時候,相關的電力標準已經發生了變化,根本不符合通電的要求。
電力部門的負責人:“2017年年底機井施工方來人咨詢機井用電,所有機井電力設備已經完全不符合2017年電力標準,如電線桿高度不夠、電線老化、施工方說個別變壓器被盜、隔離開關生銹合不上、變壓器臺架生銹。然后給施工方提供3套供電方案通知施工方照此施工,然后施工方再無聯系。以上是紅泥灣機井項目。高廟和紅泥灣一樣,比紅泥灣還晚5個月才來報裝。另外一個鄉鎮機井項目至今從來沒人聯系過。”高廟鄉司莊村井房上的銘牌。

高廟鄉司莊村井房上的銘牌。

中央投入4000多萬元的惠民項目,為什么至今都沒法惠及到老百姓?按照電力部門的說法,不是電力部門不給接電,而是項目完工五年,項目方才開始跟電力部門對接用電的事情。機井打好六七年了,當地政府部門都做哪些工作?惠民機井為什么還是擺設?
本周四(19日),中國之聲記者來到項目主管單位宛城區自然資源局。土地整理中心李主任說,從2013年完工到現在,宛城區自然資源局就一直在積極推進整個項目:
“12年初在鄭州招投標,12年5月簽訂的項目施工合同,工期是120天,10月這個項目都應該有完工了。13年當時市里面組織過一次督查,當時發現問題就很大。15年12月份市里組織的省市的專家來進行竣工驗收,提了70多條問題,沒有通過。你像施工日志今天干了啥?明天干了啥,今天進的什么料,今天進的料是怎么辦的?施工資料這些東西基本上是不齊全的。”
李主任說,2015年底的這次竣工驗收沒有通過,當時,局里就積極通知各個標段的施工方,抓緊時間整改。但至今,一些標段的內業資料都沒有交上來。隨后,項目剩余1000多萬的中央財政資金被財政部門收回。
2016年,宛城區自然資源局專門組成督查組,但是,沒有進展。2017年八九月份,宛城區紀委介入調查。結果是,三名領導干部背了處分。2018年,宛城區委巡視組介入,沒有結果。今年,河南省委巡視組介入,最終,已經退休的原局長背了處分。
李主任說,接下來,還會有審計、紀檢部門來不斷檢查。索性,有關這個項目的所有資料,也就不往柜子里鎖了,有人來查,就手抱走就好了。
標準問題還是錢的問題?中央全額投入的惠民工程何時實現價值
這么多年過去了,省市區三級的各種監督檢查幾乎沒有停過,機井為什么就是用不上呢?李主任說,首先是電力相關標準變了,原有的設計無法滿足現有的標準:
“規范提高了,這個低壓線桿設計的時候8米,高壓線桿10米,但是后來一直遲遲驗收不了,到18年的時候已經多少年了,標準的高壓電桿提高到12米,低壓線桿提高到了10米,首先這所有的線桿就不合格;線這一塊,這么多年風吹雨淋,線這一塊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電力部門肯定有理由不給你進行驗收;另外呢,你的變壓器一直是在野外,這么多年不使銹蝕了,電力部門也提出來進行試驗,這部分費用誰出?怎么從這個項目費用里面走?也存在問題。”
李主任表示,2018年以后,有過變更設計的想法,但初步了解了情況之后就發現,由于拖得時間過久,變更設計都已經很難實現了。而已經撥付的3000多萬里面,有關機井的資金,也不再好界定了:
撥款的時候,撥款憑證上沒有井號。這部分原來是驗收過還是沒有驗收過,哪些井是撥過錢的,我界定不了。領導們換了幾任了,誰擔得起這個責任?所以這個事現在就是個糊涂賬,頭疼得很。”
采訪中,李主任還表達過這樣的意思:土地整理中心只是一個股級單位,而它要對接的鄉鎮政府也好,電力公司也罷,別說土地整理中心了,就是自然資源局也未必協調得動。再加上,在此過程中,項目涉及到的三個鄉鎮當中的新店鄉,劃歸新設立的南陽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副廳級的架構,恐怕事情更加難以一攬子徹底解決了。
李主任說,就在這個月,按照區里的意思,自然資源局遞交了整個項目的處理解決方案。初步的想法是,解除與部分標段施工單位的合同,這部分的糾紛,走司法途徑解決。
“如果說能通過法律途徑追回來一部分錢,因為這4000多萬還剩有1000多萬,能追回來,那兩塊錢合到一起;追不回來,我們先把區財政上的這部分錢走出來,電力這一塊也可以直接交給電力上,要么就是把電這一塊也交給鄉鎮,通過招投標也好,通過協議也好,由電力部門對這個電進行完善,最終的目的就是通上電,重點用在保障著農民灌溉。”
記者:“那就是老百姓什么時候能用上?還得等?”
李主任:“那應該很快吧,這個事兒區領導們都很重視。”高廟鄉的一個井房內的井口,架設有提水泵設施,村里讓電工統一管理接電。

高廟鄉的一個井房內的井口,架設有提水泵設施,村里讓電工統一管理接電。

2012年年初招投標的項目,按照合同,最遲當年年底就該完工。為什么遲至三年后才進行初步驗收?從2016年開始,省市區三級多次巡視、督查、檢查,處理了兩回干部,但中央全額投入的惠民工程,就是實現不了它應有的價值。
對于當地政府來講,不是處理了干部,就是負起了責任,解決了問題。在老百姓看來,機井用不上,莊稼收成就會受影響,只能拉高壓電冒著風險灌溉土地。處理再多的干部,又有什么用?惠民的機井能不能趕上來年的春耕,恐怕,關鍵不在電力設施,而在于當地有關部門,有沒有真正把中央的惠民投入當回事兒,有沒有真正把老百姓田里的收成放在心上。希望這數百眼機井能盡快通電,讓老百姓需要什么時候澆水,機井就能隨時派上用場。
(原題為《河南宛城惠農機井建成六年不通水電,中央四千萬專項資金為何“打水漂》)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王曉峰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河南,機井,惠民工程

相關推薦

評論(1.3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