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亮瞻局|解放軍兩棲戰力的傳統與現實①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王宏亮

2020-06-03 13:1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反分裂國家法》實施15周年座談會5月29日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央視新聞評論稱,回顧這部法律實施15年來的歷程,其為維護臺海和平穩定、促進兩岸關系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在當前 “臺獨”挾洋自重、嚴重挑戰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時候,也依然保持了強大的震懾力:“臺獨”若敢以身試法,必將遭到嚴懲!
隨著蔡英文上月在臺北就任新一屆臺灣地區領導人,當前島內政治氣候和社會輿情的現實顯然并不在“和平統一”的積極軌道上。在此背景下,北京的舉措自然會讓各界對于2020年的臺海局勢頗多猜測。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相對“更激進”的猜測甚至早在多年之前就已見諸報端:如在2016年12月17日的《環球時報》2017年會上,對于“臺獨和港獨還能猖狂多久”的議題,受邀參會的原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中將做出了相當嚴峻的預判:“我的判斷是2020年前軍事沖突是肯定的,2020年前后要爆發臺海戰爭,很可能一舉奪取臺灣……”;同年稍早前,國際關系學者、人民大學金燦榮教授也曾得出過類似結論;而在更早之前的2013年,臺防務部門提交的年度“中共軍力報告書”中也宣稱:“解放軍規劃在2020年前建立起可大規模武力攻臺戰力?!?img alt="登陸作戰即便在今天仍然是所有戰役模式中最復雜、難度最大、失敗風險最高的一種(至少是之一)。 新華視點 圖" style="width:600px;" src="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70/615/796.jpg" />

登陸作戰即便在今天仍然是所有戰役模式中最復雜、難度最大、失敗風險最高的一種(至少是之一)。 新華視點 圖

但“和平統一”顯然并非唯一選項,對此北京也從不諱言。既然該選項切實存在,那么解放軍就必須具備在必要時付諸實踐的能力。
從純軍事角度看,臺海潛在沖突的復雜性很可能超過了解放軍以往參與過的任何一場戰爭或武裝沖突,這其中既包括制海權、制空權等普遍現代戰爭常識,也包括“區域反介入”等新概念。但無論如何,解放軍要想取勝并完成國家統一目標,所有戰略戰術就必須最終落實到成功登陸并穩固駐守對岸這一核心環節。以兩岸雙方的軍力與綜合實力對比計,相信解放軍如果能實現這一目標,則后續的沖突結果將失去懸念。換言之,解放軍必須具備足夠強大的兩棲作戰能力。
從某種意義上說,在臺海,解放軍的其他所有作戰能力都是為能取得兩棲登陸作戰成功而服務的。兩棲戰車訓練登陸作戰。 中國軍網?圖

兩棲戰車訓練登陸作戰。 中國軍網?圖

從跨江到跨海
可以肯定,上述目標的達成對解放軍來說并非易事。登陸作戰即便在今天仍然是所有戰役模式中最復雜、難度最大、失敗風險也最高的一種(至少是之一)。守方占據著天然的戰術優勢。例如在一戰著名的加里波利戰役中,參戰的協約國軍隊盡管實力遠超防守一方,卻還是沒能突破奧斯曼土耳其軍隊的岸上防線。在達達尼爾海峽附近的兩棲戰場,英法陸續投入了50多萬兵力,在經歷近一年的苦戰后以慘敗撤出告終。進攻一方的總損失超過18萬人,還略多于土耳其方面。英法海軍另有多艘重型作戰艦艇在支援登陸行動時觸雷沉沒。戰役最初的始作俑者英國海軍大臣丘吉爾因此戰黯然下臺。
我們很難想象裝備精良、訓練有素、且規模如此龐大的英法聯軍會在一場其他類型的會戰中敗給當時的土耳其軍隊,況且還是在充分掌握制海權的情況下,兩棲作戰的難度與挑戰由此可見一斑。
作為一個傳統的陸權國家,近代及以前的中國軍隊并沒有太多跨海登陸作戰經驗。在隋唐兩朝遠征高麗的戰爭中,一部分中國軍隊是通過海路進入朝鮮半島的,不過史書對相關情況往往用“水陸并進”一筆帶過,登陸時是否爆發了大規模戰斗,戰況如何皆語焉不詳。在蒙古人建立的元帝國時期,忽必烈發動的兩次大規模侵日戰爭,以及對東南亞的海上遠征均以失敗告終,中國與日本史料較為詳細記載了元軍登陸日本作戰的激烈戰況,民間傳說中元軍失敗的最主要原因是遭遇了所謂“神風”(臺風),實際情況則復雜的多。即使準備充分,諾曼底登陸作戰中的盟軍損失還是不少

即使準備充分,諾曼底登陸作戰中的盟軍損失還是不少

總的來說,近代及以前中國軍隊的跨海兩棲作戰經驗的確無法與希臘、羅馬、英國、法國等環地中?;虼笪餮笱匕稄妵啾?。不過在歷史上無數次王朝爭霸的北伐或南征中,中國軍隊倒是對大規模的跨江跨河作戰并不陌生。這樣的戰例不勝枚舉,且勝負往往決定著一個王朝的生死命運。1949年4月至6月,在中國最近一次“渡江戰役”中,解放軍成功跨越長江統一大陸,國民黨軍也正是因為沒能守住長江天塹最終退守臺灣?,F在雙方再次隔岸相對,歷史還會重演嗎?
如今我們很難評估跨江跨河的作戰經驗能對跨海作戰提供多少借鑒,畢竟兩者水面的空間距離相差太大,甚至大到足以顛覆整個作戰模式。在前近代時期,鄭成功和施瑯的兩次跨海攻臺戰爭是中國軍隊在這方面鮮有的亮點,展示出自明中期以來中國軍隊海上作戰及由此衍生的跨海登陸作戰的嶄新能力,不過這兩個案例因為距離今天過于久遠,對當下海峽軍情所能帶來的借鑒著實有限。值得注意的是,該時期的明軍在抵御荷蘭、葡萄牙,以及侵朝日本軍隊的抗登陸作戰時表現同樣不錯。
進入近代后,隨著中國海權意識和海上實力的全面萎縮。朽爛的清軍也喪失了抵御英法日等國登陸入侵的能力,就更不用說組織發起進攻性登陸作戰了。
“意外”的失利與啟示
盡管歷史遺產并不算豐厚,跨海登陸作戰卻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直到今天解放軍必須面對的重大挑戰。渡江戰役勝利結束僅僅4個月,解放軍就在金門戰役中“意外”的領略到了跨海作戰與跨江作戰天壤之別的巨大風險。而這次戰役失敗的原因也非常具有典型意義:
首先,缺乏足夠的航渡船舶。在第一攻擊梯隊登島后,第二第三攻擊梯隊卻只能隔海等待第一梯隊的船回來后才能發起后續攻擊,但三天三夜,竟無一人一船返回。以第一攻擊梯隊的兵力,在缺乏后續支援的情況下則無法建立穩固的,可供縱深發展的灘頭登陸場;其次,缺乏制空制海權。第一攻擊梯隊盡管利用暗夜掩護在登島前的航渡過程中躲過了國民黨軍??哲姅r截,但在登島后仍遭到敵方??哲姀姶蠡鹆Υ驌?,航渡船舶也被悉數摧毀;第三,不熟悉當地氣候與水文條件。第一梯隊于凌晨2時登陸卻正值最高潮,水深浪闊,為減少傷亡,船只只能搶灘,且越近越好,不料部隊登陸后恰好退潮,正擬返航,潮水卻已退到10米開外,船只統統擱淺,淪為敵方??栈鹆Φ墓潭税?;第四,缺乏重火力和反裝甲能力。登陸部隊遭到灘頭國民黨軍裝甲部隊的反沖擊,由于上岸的只是先頭輕裝部隊,缺乏重火力支援和反坦克武器,在岸灘無遮蔽地形難以抵御敵方裝甲力量的進攻。
必須指出的是,上述4條失敗原因非常值得總結,即便在今天,在任何類型的登陸作戰中,如果進攻方不能解決這四個問題,相關作戰行動都大概率會面臨失敗或至少損失慘重的風險。
當一支軍隊正處于摧枯拉朽凱歌迭奏的“無敵”時期,如果突然遭遇一場看起來無關大局的“小敗”,一般會出現兩種反應:一種是失敗是偶然的,無需緊張,繼續沿著以往的道路前行即可;二是正因為失敗不常見,才更應該重視失敗,充分總結經驗教訓以避免下一次失敗。解放軍無疑是一支善于學習的軍隊,這也是這支軍隊得以常勝強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他們也將在5個月后更大規模、更加復雜、更加困難的海南島戰役中證明這一點。(未完待續)
(“宏亮瞻局”系上海交通大學國家戰略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王宏亮為澎湃防務開設的個人專欄,力求在兼顧分析的深度和厚度的同時,在前瞻性、敏銳度上更上一層樓)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謝瑞強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宏亮瞻局,兩棲戰力,登陸作戰,海軍陸戰隊

相關推薦

評論(1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 安徽快三投注一定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怎么玩股票零基础知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解 上海股票配资利息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视频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三分pk拾在哪里玩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