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救和救人:一間小眾音樂廠牌的后疫情時代求生路

澎湃新聞記者 錢戀水

2020-06-03 16:0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疫情讓我們這個行業的人一下子被打回原地。之前大家都沉浸在音樂節做到多大了的良好感覺里,現在忽然前途未卜?!?br />
戰馬時代是一家專注世界音樂的廠牌,不大,核心成員十人左右。去年做音樂季期間,他們準備擴張招人。結果疫情襲來,線下音樂現場成為重災區,死寂了好幾個月。
戰馬旗下多為海外藝人,最出名的是圖瓦樂隊“恒哈圖”(Huun-Huur-Tu)。如今老爺子們困居圖瓦家中幾個月不敢出門,“小小的圖瓦都有1000余個病例”,全年的海外巡演計劃都停擺。不止恒哈圖,也不止這間音樂公司,行業內熟悉的生存模式均戛然而止,但“大家的求生欲都很強”。
恒哈圖
“疫情至今,我們虧損了幾百萬,但還好,員工的工資還在發,跟之前的數字差不多?!弊鲂”娨魳返男∫魳窂S牌如何求生,戰馬的例子有點意思,或是這門行當在嬗變時刻的一個側影。
行業的變化幾年前就已發生,但當時所有人都太忙,永遠在趕往下一個項目的路上,很多事來不及去嘗試。但有一個改變兩三年前就開始發生,“我們不再是單純的音樂經紀公司和主辦方角色,把簽約藝術家的數量減少到10組以內,簽約方式從全約改為更定制多變的合作方式?!?br />
一開始不是這樣的。在線下演出構成行業收入絕對大頭的時期,“簽約都先從演出開始”。后來慢慢變得靈活,“為有的藝術家提供服務,有的從唱片約開始,也有些發現一開始就做演出不合適,就先做版權”。靈活的好處是,不用承受很大壓力為藝人找錢和變現。疫情來臨時,靈活成為優勢,幫公司能撐得更久一點。
上半年的幾個巡演計劃取消后,還是要想辦法賺錢。戰馬的第一反應和大多數同業者一樣,轉向直播?!澳旰笪覀兙烷_始做,算開始比較早的。但后來發現變現困難,有些藝人(尤其我們家的)并不適合直播這種呈現方式?!?br />
和海外的藝術家合作都無法進行了,國內的雖能按計劃發片,“給他們一個日常的推動力”,但上半年國內音樂發片明顯低谷,“現在做這個事情總感覺像要打水漂”。
不被線下演出追趕有個好處,“能喘一口氣,用富余時間實踐幾年前就有的很多想法”。他們一直慶幸,有個養了好多年的公眾號“世界音樂”,內容泛音樂和文化,疫情前已能在上面實現良好的垂直賣票率?!暗胗眯旅襟w變現,光靠廣告是不夠的。雖然不夠,我們也還剛剛拒掉兩個廣告。因為要推的都是偶像,人物沒法寫下去……”
要轉型求生,就要啟用另一個身份?!拔覀円恢笔且魳方浖o公司,現在想試著用另一個身份和品牌接洽,把音樂產品和場景、生活方式結合?!钡绕放苼碚疫€是主動?“我們很主動的,因為其它業務驟減,演出最早也要到9月以后了。正好趁此補起來,打好基礎?!?br />
戰馬模糊地想要做電商,但還沒有發展框架,就先從賣東西做起。線上店鋪“美好制造”的最近在賣Sonos音響,公號一推出立即有人下單。店鋪是生活類精致微店的面孔,賣書賣設計,也賣音樂產品。他們也在摸索音樂人新的發片模式,“從前發片是為了藝術家本身和巡演的需求,以后未必會再用傳統方式發行。想用嵌入產品,以產品的形式發布?!?br />
還有一件遲到的事,雖然也在迷茫,還是試一下。三聯中讀想和戰馬合作一個線上課程,關于老上海的歌?!皟扇昵跋柴R拉雅就想讓我們做線上課程,他們幫著出過蠻多點子。但還是因為忙,沒精力去做?!?br />
忙是一方面,另一個原因是無從下手?!拔覀円恢币矝]想出辦法,怎么讓世界音樂那么小眾的東西撐起知識付費所需的體量”。一耽擱,市場迅速發展,漸趨飽和。再有,“世界音樂要怎么去講?它不像古典音樂是一個完整、不大會再更新的體系,課程和相應的產品都能長賣”。
世界音樂沒有真正的體系,線下演出可以用鮮活的藝術打動人,講課時就一籌莫展了?!鞍吹赜蜻€是時間劃分呢?講淺了,哦非洲音樂就是節奏的強烈,太枯燥。和人類學、歷史、地理等學科結合,對聽課人群來說又可能太艱深?!比绾卧诖罅髁康钠脚_推這個整體小眾的產品,戰馬還沒想明白?!耙部赡懿痪杏谑澜缫魳?,會去講其它音樂,甚至文學?!?br />
輪椅上的Dona Rosa,推著她的是本文采訪對象、戰馬時代企劃總監曾曼青
以上種種是自救。自救的同時,他們也試過救人。2017年合作過巡演的失明葡萄牙法朵音樂家Dona Rosa疫情時期生活突陷困境。她沒能拿到政府的任何補貼,無法用唯一的謀生方式——唱歌掙來面包,因長期水腫行動困難?!拔覀兿霂退?,就在公眾號上發起20元一張賣她數字EP的籌款活動。文章發出去后,第一天就賣了200多份。我們想一步到位,不想一次次去推,不然好像在拿她當產品銷售?!焙髞黼m然沒賣到預計的500份,戰馬還是湊足500份的錢(約1000歐),匯給發起救助行動的德國Jaro唱片公司(Dona Rosa的經紀公司)。
“疫情期間,大家都困難,對Dona Rosa的共情能力就會很強?!盌ona Rosa的EP至今賣掉340多份,遠超戰馬時代的預期。
行業正常運轉時,是音樂在流通和連接。誰能想到,擔此任務的也可能是口罩。唱《深夜食堂》主題曲的鈴木常吉在疫情初起時就問戰馬需不需要口罩,“很快就給我們寄過來了”?;謴蜕习嗪?,戰馬立即開始給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寄口罩,一位50-100份?!吧恨逢牭腘ed Rothenberg在伯克利任教,問我們能不能多寄一點,他要送給家旁邊的醫院?!边€有一位西班牙音樂人說躲在家里不敢出門,“因為只有一個口罩”。
互相幫助,抱團取暖的情意是值得在這個小眾行業繼續做下去的動力,試遍求生辦法是當務之急。戰馬在北京,北京的老牌Live House DDC頂不住壓力關了,老板準備換場地繼續做,同時謀求轉型。
而隨著疫情降級,演出市場躍躍欲試,“找我們的很多,需求很大,但大家都不確定計劃能否落實,都還在觀望狀態”。若得幸恢復常態,行業的洗牌和更新也已不可避免地發生。會變成什么樣呢?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陳詩懷
校對:徐亦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相關推薦

評論(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捕鱼达人4 排列五杀号技巧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 2001年上证指数 快乐十分任五几率有多少 大乐透走势图 三码中奖期期公开1一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十分快三是国家统一 张豹配资